当前位置:首页 > 红廉文化 > 案例警示 2019-05-29

10年逃亡,我隐姓埋名孤独的四处流浪……

      出逃十年,隐姓埋名,整日担惊受怕,不敢与家人联系……今天的《警钟敲起来》栏目,我们通过衢州市衢江区财政局农业农税科原会计、出纳陈星红贪污一案,看看他在出逃被捕后的血泪忏悔。

  陈星红忏悔录

      2017年8月28日上午10时,我始终清晰地记得我被追逃小组抓捕那一刻的心情,那种内心恐惧与释怀交织的复杂心理。恐惧的是我终于还是无法逃脱法网,我面临的是法律严惩;释怀的是我终于可以恢复身份、回归家乡,不用再过这种颠沛流离、提心吊胆的日子了。

  如今回想起来,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没有守住纪法底线,没有做到一名党员应尽的义务,没有履行一名国家工作人员该有的责任。因为贪念,因为侥幸心理,因为所谓的“仗义”,我一步步地踏上犯罪这条路。

  寻发财途径,贪污633万元

  2001年12月至2007年9月,在我担任衢江区财政局农财科会计、出纳期间,我负责国家农业专项资金和农业综合开发资金管理。身处重要岗位,我却没有绷紧责任之弦,筑牢思想防线,反而从中寻找“发财途径”。私自开设对公账户、私开预算外资金专用拨款凭证......通过这些方式前后共贪污了633.66万元国有资金。

  这些钱被我用于赌博、日常消费、购置房产及外借他人等等。那些年我过着看似潇洒的生活,谈情、唱歌、打牌,每日消费以千计,口袋现金数万。虽然私底下我也有担心和不安,但终究被现实的风光迷失了内心。一直到2007年8月,我将调至其他岗位时才恍然惊醒,我居然已经挥霍了这么多钱,大错已经无法弥补。害怕受到法律制裁,我选择了出逃这条注定后悔的不归路。

      外逃十年,惶惶不可终日

  外逃这十年,我辗转长春、延吉、上饶、燕郊等地,隐姓埋名、担惊受怕。因为害怕泄露行踪,我不敢与亲人联系,孤独地流浪在外;因为已无法使用身份证,我不能去医院看病,耽搁了双腿治疗;因为知道已被通缉,我只能选择偏远破漏的房子,以假名生活,惶惶不可终日。每当逢年过节,我都渴望着与家人团聚,问候自己年迈的父母,却不敢拿起电话。我曾一次次想着回家自首,却始终没有勇气回来……

  如今我终于回到家乡,回到我应该在的地方,直面我自己犯下的过错。我愿意接受组织调查,这是我人生的一次教育;我愿意实事求是交待我所犯的罪行,这是我心灵的一次洗礼;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,这是我重新做人的一个机遇;我也愿意尽我所能的去退赃,尽量挽回因为我而造成的国家损失。

  案情回顾

  陈星红,浙江衢州人,1966年12月3日出生,衢州市衢江区财政局农业和农业税收征收管理科原会计、出纳。

  经查,陈星红在2001年12月至2007年7月先后担任衢州市衢江区财政局农业农税科会计、出纳期间,利用其负责管理农业专项资金和农业综合开发资金等职务便利,以骗取、盗取等手段,非法占有国有资金共计633.66万元。

2018年3月9日,衢江区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判处被告人陈星红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。(来源: 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 




本站访问量:
© 中共嘉兴市南湖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嘉兴市南湖区监察委员会
办公地址:嘉兴市凌公塘路1260号,南湖区行政中心   联系电话:0573-82838039